行业资讯

在众人惊呼声中

“暂且不提敝师兄之事。”空智道:“现在来算清六大派和魔教的问题,施主,你不如退下罢!”我摇摇头,“除非你们打败我,否则不会不管今日之事。”哥哥这时跃了出来,道:“贵派有一位圆真大师呢?请他出来,在下有几句话请问。”空智还没回答,突然一名身披大红袈裟的高大僧人闪身而出,手中金光闪闪的长大禅杖在地下重重一顿,大声喝道:“小子,你是哪家哪派的门下?凭你也配跟我师傅说话。”这僧人肩头拱起,说话带着三分气喘,正是少林僧圆音。哥哥见他,登时想起父母惨死的情状来,脸涨得通红,身躯也在不住地颤抖着。我拍了拍他,示意他镇定。哥哥向我点点头,转向众人道:“在下既非明教中人,亦非中原哪一派门下。这次六大派围攻明教,实则是受了奸人的挑拨,中间有着极大的误会,在下虽然年少,倒也知其中的曲折原委,斗胆要请双方罢斗,查明真相,谁是谁非,自可秉公判断。”他语声一停,六大派中登时发出哈哈、呵呵、哗哗、嘻嘻……各种各样大笑之声。数十人同声指责:“这小子失心疯啦,你听他这么胡说八道!”“他当自己是什么人?是武当派张真人么?是少林空闻神僧么?”“哈哈,哈哈!”“他做梦得到了屠龙宝刀,成为武林至尊啦!”“他当咱们个个是三岁小孩儿,呵呵,我肚子笑痛了!”“六大派死伤了这么多人,魔教欠下了海样深的血债,嘿嘿,他想三言两语,便将咱们都打发回去……”哥哥站立当场,昂然四顾,郎声道:“只须少林圆真大师出来,跟在下对质几句,他所安排下的奸谋便能大白于世。”这句话一个字一个字吐将出来,虽在数百人的哄笑声中,却是人人听得清清楚楚。六大派众多高手心下都是一凛,登时便将对他的轻视之心收起几分,均想:“这小子年纪轻轻,内功怎如此了得?”圆音待众人笑声停歇,气喘吁吁地道:“臭小子怎地恁地奸猾,明知圆真师兄已不能与你对质,便指名要他相见?你何以不叫武当派的张翠山出来对质?”他最后一句话一出口,空智立时便喝:“圆音,说话小心!”但华山、昆仑、崆峒诸派中已有许多人大声笑了出来。只有武当派的人脸有愠色,默不作声。圆音略有悔意,正想再辩解几句,突然面前白影一闪,“啪啪啪啪”四声脆响,他脸上挨了四记耳光,口中也被塞进了一堆泥土。我站在他面前,冷冷道:“身为一个出家人,做不到四大皆空,还嗔念不断,口出污言秽语,成何体统?!请你吃一顿泥巴,算是薄惩。”圆音愣了愣,接着吐出口中的泥土,一声大吼,挺杖向我击来。我向左斜跨一步,禅杖擦着胸口斜掠而过,接着右手探出,闪电般抓住圆音的腰眼,将他提了起来,右手抢过他手中禅杖,横过杖头,作势便向往他头顶击落。在我闪电般那一抓出手后,武当派已有数人惊呼出来:“虎爪绝户手!”我心道:“这虎爪绝户手我虽然没练过,但在几位叔伯练习时我曾瞧过几眼,此时使将出来,倒也丝毫不差。反正他是和尚,生不了孩子也无所谓。”少林僧中同时抢出两人,两人禅杖分袭我的左右。我心道:“围魏救赵啊!想法不错,不过功夫还差了点。”我抓着圆音,右手禅杖像一根木杖般在来袭的圆心圆业禅杖上敲了两记。只听得嘿嘿两声,圆心圆业同时仰天摔倒。幸好两僧武功颇为不凡,临危不乱,双手用力急挺,那两条数十斤重的镀金镔铁禅杖才没有反弹过来,打到自己身上。在众人惊呼声中,我抓着圆音的身躯微一转折,轻飘飘的落地。六大派中已有七八个人叫了出来:“武当派的‘纵云梯’!”我一振左手,圆音像一颗离弦的炮弹般直向刚爬起来的圆心圆业冲去,二僧大惊之下,同时抛下禅杖,双手前托,堪堪把圆音接了下来,两人抱着圆音踉踉跄跄后退数步,没等他们站稳,我已经急掠而过,分别在他们身上一点,封住了他们的穴道,然后笑吟吟地回到原地,道:“罚你们就这样摆会儿姿势吧,放心,除了我,别人解不开你们的穴道的,至于这根禅杖吗……”我右手用力,将它缓缓按进了土中,只露出个柄出来,“拔得出来你便拿走,拔不出来就留在这儿吧!”宗维侠见我如此对付少林三僧,还有最后这一下按杖入地, AG视讯游戏大全不禁大为惊异, ag真人在线网投但既已身入场中, ag真人网投平台岂能就此轻易示弱退下。当下大声道:“小子, AG在线真人博彩游戏平台你一再挑拨我崆峒和少林的关系,到底有何用意?”我摇头笑道:“不是我挑拨,是有人这样告诉我而已,何况如果不是你做的,你又何必害怕别人怎么看你?”“好!”宗维侠道:“先不提这个,我问你,你强行出头,到底是受了何人指使?”“没有人指使我,我只是希望双方罢手言和而已。”宗维侠道:“哼,要我们跟魔教罢手言和,难上加难,除非你将我们崆峒派打败。”说着掳起了衣袖。我道:“好,你们崆峒武功最高的便是你们崆峒五老,现在唐文亮已经不能再战,你们四人一起来吧!”宗维侠哼了哼,道:“不必了,小子,先吃我一招七伤拳!”说罢,呼地一拳打在我胸口。我九阳神功一卸一消,便除去了他这股力道。微微一笑,暗运“吸”字诀,将他的拳粘在我的胸口。宗维侠运力狠拔,拔不下来,空着那只手又是一拳,我依样葫芦,照旧给他吸了上来。宗维侠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打也打不出去,拔也拔不下来,六大派中已传出一阵低笑声,宗维侠尴尬不已,脸上的神色别提多难看了。我微笑道:“开口七伤拳,闭口七伤拳,如何?你的七伤拳我可是都接过来了,你还有两条腿可用,不知你有没有七伤腿呢?”便在这时,崆峒派中越出一个大头瘦身的老者,呼地一拳打向我的后背。小昭一声惊呼:“哥哥,小心!”我向她微微一笑,“没事的。”话音刚落,那拳已打在了我的后背上,那人马上落得了和宗维侠相同的命运,不过此老极为彪悍,双拳双腿都往我身上招呼,结果,我背上凭空附上了一只“蜘蛛”。我拍拍身后的“蜘蛛头”,道:“大脑袋,你是第四老常敬之吧,听说你外号叫‘一拳断岳’?只不知你两拳两腿又断什么?”常敬之一张老脸羞得通红,但他长得一张黑脸,相衬之下,行业资讯倒也不大刺眼。我接道:“原来崆峒派这么擅长偷袭啊!好吧,我不给你们点惩罚,倒显得我怕了你们了。”说罢,九阳神功向前,九阴神功向后,一热一寒两种真气分袭二人。宗维侠只觉得从我身上传来一股极热的热流,灼得他满脸通红,浑身冒汗;常敬之却是如坠冰中,那刺骨的寒气冻得他面色惨白,牙齿咯咯直响,浑身剧颤。半盏茶时间之后,宗维侠已经汗出如浆,全身湿透,常敬之面上却已笼罩上一层白霜,两人都已成半昏迷状态。我轻叹口气,内力回收,使个“弹”字诀,将两人弹开,道:“把这两人抱在一起,寒热相济,再推宫活血,三天后便可没事了。”崆峒派中跑出了几名弟子,将二人抬了回去,开始施救。我望向那身材高大的五老之首关能,道:“崆峒五老五中余二,是否再战,阁下一言以决!”关能拱了拱手,“阁下功力非凡,崆峒派甘拜下风。”我回转身,向哥哥一笑,“哥,我已经解决一派了。”哥哥道:“弟,还是等我向他们说明成昆的事后,再行动手吧,或许大家会听得进去。”我摇头苦笑,“哥,你未免想得太简单了。好吧,你去跟他们说,我先歇上一歇。”说罢,走到小昭身边坐了下来。小昭道:“哥哥,你刚刚是怎么弄的?把那两个老人弄得那般模样?”我笑道:“只是把他们吸在背上而已,妹妹,刚才那只大蜘蛛好看吗?”小昭想到常敬之的古怪模样,忍不住格格娇笑。我见她笑得可爱动人,顺势又给她讲了几个笑话,把她逗得娇笑不止,小手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我握在了掌中。这时场中传来一声怒喝:“小子,过来纳命罢!”我心道:“空性上场了,真是的,连出场的话都和书里一模一样!”于是放开小昭的手,纵身上前,拦下了空性的一击,转头对哥哥道:“哥,我说你的方法不管用吧,快下去陪妹妹吧,少林是我的。”哥哥点点头,“弟,你小心些,他可是三大神僧之一。”我点头笑道:“放心,我还有好多功夫没用呢!”待哥哥退开后,空性一声大喝,右手向我头顶抓将下来,这一抓自腕至指,伸得笔直,劲道凌厉已极。外公喝道:“是龙爪手,不可大意!”我身形一侧,轻飘飘让了开去,心道:“你会抓我就不会么?!让你尝尝我的‘九阴白骨爪’的厉害!”我一声轻啸,九阴白骨爪使将出来,以抓对抓,毫不相让。两人一拼上,立时吸引了场中的目光,两人一个迅猛凌厉,一个邪异奇奥,漫天爪影乱闪,空中劲风呼啸。‘九阴白骨爪’在百年前便已驰名江湖,其出名原因不全在于它的威力,而在于它的诡异难测。招招不依常理,令人很难预测。论其实际威力,远在光明拳和天雷掌之下。空性在少林寺中所习所见均是正大光明的功夫,何时见过这种诡异的招数,三十六招龙爪手使完,他已迭遇险招。“大师还不认输么?”我边打边道。空性咬牙苦撑,一句话不说。“好!你接我这一招!”我双手在胸前一拍,幻化出十数道爪影,抓向空性胸口、咽喉和双肩。这招名叫“魑魅魍魉”,是九阴白骨爪中的一记绝招,玄奥诡异,神鬼难测。空性眼前一片乱影,也不知这十几道影子孰真孰假。他勉力拍出两掌,尽力后跃。便在此时,那数道爪影突然间合为一双。猛然抓向他的胸口和咽喉!空性一声长叹,闭目待死。我微微一笑,双手化爪为掌,轻轻在空性的双肩拍了拍,道:“大师,你败了!”空性万念惧灰,只觉得数十年来苦练武功,称雄江湖,全成一场幻梦,点了点头,缓缓说道:“施主比老衲高明得多了。”左手抓住右手的五根手指,一施劲力,便要将之折断。我右手在他的手腕上拂过,空性只觉手腕一麻,劲道全然使不出来。我道:“大师,胜败之间,何必看得那么执着。一切有为法,皆作如是观,如梦亦如幻,如露亦如电。”空性闻言一震,道:“施主说得不错。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?”言罢,两人对视一笑。空性微笑道:“施主日后有暇,还望驾临敝寺,老衲要一尽地主之谊,多多请教。”我微笑道:“大师相邀,在下不敢推辞,他日定当赴约。”空性微微一笑,便即退开。我忽然觉得这个老和尚很可爱,不忍心他在下山后被秃头阿三所杀,便叫住他道:“大师,为人之道,便如武功,要刚柔相济,若遇事故,不可太刚,须知刚极易折。”空性愣了愣,“施主此言……”我道:“在下精于观人之学,大师近日将有一难,定当切记在下之言,不可忘记!”我知道这个时代的人对于风水相面之说相当相信,因此这般警告于他,心知他必会听从。果然,空性点了点头,“多谢施主指点,老衲定当铭记在心。”空性在少林寺中身份极是崇高,人品武功,素为僧众所推服。少林派自空智以下见他如此,既觉气馁,又对我指点空性之事暗暗感激,都觉得今日之事,本门是决不能再出手向我索战了。空智大师是这次六大派围攻明教的首领,眼见情势如此,心中十分尴尬,一时间拿不定主意,斜眼向华山派的掌门人神机子鲜于通使了个眼色。鲜于通足智多谋,是这次围攻明教的军师,见空智大师使眼色向自己求救,当即折扇轻挥,缓步而出。鲜于通走上前,立定脚步,拱手道:“这位少侠请了!”我转身向后走去,口中说道:“我不喜欢你这个人,换一个人跟你谈!”我走到哥哥面前,低声道:“哥,你去吧,不要忘了为胡先生报仇。”哥哥道:“弟弟放心!我不会放过他的!”说罢,迎着鲜于通大步而去。

  文/刘雨涵

,,人比较多的棋牌游戏
 


Powered by 澳门新濠天地电玩网站开户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